旧网站入口

 首页 | 通知公告 | 学术交流 | 科研成果 | 基地动态 | 研究团队 | 规章制度 | 译海拾贝 | 下载中心 
 

重要链接

 
新疆大学主页 百度
工具软件 翻译词典
当前位置: 首页>>译海拾贝>>正文
 
著名语言学家与翻译家哈米提•铁木尔先生
2016-12-11 15:55   审核人:
[字号: ]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是我国著名维吾尔语言学家与翻译家。今年是他诞辰85周年。2016年11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市召开了“中国突厥语研究会第十二届年会暨纪念哈米提·铁木尔先生诞辰85周年学术研讨会”。该研讨会不仅对促进和活跃我国突厥语研究工作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而且通过对新中国成立以来,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代著名语言学家、民族教育家、民族文学家、翻译家哈米提·铁木尔先生的学术业绩的回顾与研讨,共同探讨构建“一带一路”和谐的语言环境,促进我国民族语文、民族翻译事业的健康发展,与时俱进地做好民族语文翻译工作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此次会议上宣读的论文内容除涉及中国突厥语族语言的结构、方言、文献、翻译等问题之外,还涉及哈米提·铁木尔先生的语法学思想与翻译论著等诸多领域。哈米提·铁木尔先生作为新疆大学客座教授,给中国语言学院研究生多次讲授“现代维吾尔语研究”课程,也参加研究生硕士学位论文答辩会。本中心部分成员作为他的学生,聆听过他的课和学术讲座,都受益匪浅。因此,我们中心在《语言与翻译》2006年第4期上发表的题为《沉痛悼念哈米提·铁木尔先生》一文和在《语言与翻译》1995年第2期发表的题为《哈米提·铁木尔及其在维吾尔语研究中的学术成果》一文的基础上整理此文发布在本中心网页,以表示对他的追思和纪念。

哈米提·铁木尔、男、维吾尔族、1931年11月25日生于新疆吐鲁番。1949年肄业于新疆省语文学校,1949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南京宣传工作队,1950年5月—1951年5月在新疆库车县第一小学任教,1951年5月—9月在新疆省干部学校学习后留校工作,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4年11月—1992年4月在中央民族学院工作,历任维吾尔语教研室教师,突厥语教研组组长,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副主任,中央民族学院副院长等职。1979年在中央民族学院被评为副教授,1986年普升为教授。1992年—1997年在新疆民语委任研究员。1995年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被批准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期间,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民委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中心副总干事、中国民族语言学会副会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突厥语研究会副会长、会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维吾尔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语言与翻译》杂志编委,新疆大学客座教授,新疆师范大学名誉教授等社会职务;1998年,被聘任为自治区人民政府文史馆员。因病于2006年9月15日乌鲁木齐时间18时45分在乌鲁木齐市逝世,享年75岁。

五十多年来,哈米提·铁木尔先生在教学和科研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在学术界及社会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哈米提·铁木尔先生在学术园地默默地辛勤耕耘,取得了累累硕果,这主要体现于现代维吾尔语、察合台语和汉维翻译等诸多研究领域。

一、现代维吾尔语研究方面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的研究成果在现代维吾尔语言研究领域是独树一帜的。他在多年的教学实践中积累了大量的语言材料,在此基础上,于1987年撰写出版了30万字的《现代维吾尔语法·形态学》一书。该书于2003年被译成英文出版。迄今为止,这是国内外第一部较全面较完整地研究维吾尔语形态学的专著。该书的出版在国内外学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该书在1991年北京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奖中获二等奖。在这部专著中,他以普通语言学的基本原理为指导,剖析了大量的语言现象,将其抽象上升为形式,并推而广之,建立了一整套语法单位,进而详细地阐述了这些语法单位的意义和使用方法。这部专著突破了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模式,论述了维吾尔语语法现象中的各种形态及相互关系,解决了前人语法著作中未涉及的形态学问题,尤其在名词格的范畴和整个动词系统方面实现了创新。

《现代维吾尔语法·形态学》一书系统地阐述了他在维吾尔语研究领域曾发表的论文的学术观点,这些观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著作中,将实词结合虚词构词的结构有的被认为是词的形态,有的则不然。哈米提·铁木尔认为这种结构都应算作词的分析型形式,属于词的形态结构,从语法功能来讲,实词与构形词缀结合构成的综合型形式与这种分析型形式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它们可以互相交替,构成语法范畴,而且认为维吾尔语中分析型形式转化成综合型形态也是常见的现象。

第二、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书中认为,维吾尔语名词的格有六种,哈米提先生则认为这没有完全反映出维吾尔语的格范畴。维吾尔语中-diki/-tiki,-qhicha/-ghicha,-kicha/-gicha,-dak/-tak,-chilik等附加成分构成的结构也应属于格的范畴,而且把它们分别称为:空间特征格、限格、形似个、量似格。此外,他还根据“词的语法形式也可由助词构成”这一原则,把名词结合后置词所构成的一系列结构称为分析型格形式,并将其和综合型格形式一起列入格体系之中。

第三、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书中在分析动词的形态时,没有弄清动词各种形态之间的关系。分清形态之间的相互关系,对了解维吾尔语中这种形态变化较复杂的动词是很有必要的。哈米提·铁木尔将维吾尔语动词的形态总结为动词的谓语形式、动词的静词形式和动词的词干形式三种。他还认为,“维吾尔语动词在句中或是以谓语形式或是以静词形式出现。以谓语形式进入句子时,做句子的谓语或中心谓语,表示式、人称范畴或式、时态、人称范畴。以静词形式进入句子时,作为形容词、副词或名词使用,并表达各自所特有的语法意义。动词的谓语形式和静词形式都以动词的词干形式为基础,动词的词干形式表示语态、肯定否定、体等语法范畴。这就是说,无论是动词的谓语形式还是静词形式一定与在动词词干形式中的语态等语法范畴相联系。这样,变为谓语形式的任何一个动词同时表现出同语态、肯定否定、体、式、人称范畴有关的语法意义,而其各种陈述式形式还表现出与时态范畴有关的语法意义。

第四、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认为,维吾尔语中几种形动词的区别是时的区别。哈米提·铁木尔认为它们之间的区别不是时的区别,而是对时中立的一种体的区别。

第五、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一般把动词的式分为陈述式、命令式和条件式三种,此外,有些书中还分有或然式,还有些书中分有必须式。哈米提·铁木尔认为,这种分法与维吾尔语的实际相距甚远,他将维吾尔语动词的式分为陈述式、命令-要求式、假定-对立式、希望-建议式、愿望式、后悔式、恳求式、担忧式、必须式九种类型,其中陈述式内部又可分为五种。

第六、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书在分析动词陈述式中的谓语形式时,并不是以区别它们的式和体的范畴为着眼点,而是从单一的时的范畴角度进行分析的。哈米提·铁木尔则认为,维吾尔语动词的陈述式不仅是一种单一的语法现象,而是各自表现为不同时态形式的各种语法现象。他将陈述式又分为直接陈述式、间接陈述式、转述式、主观估计式、客观估计式五种,并其每一种又分为时体两种范畴合而为一的简单过去时、完成状态现在时、完成状态过去时、未完成状态现在时、未完成状态过去时、持续状态现在时、持续状态过去时、目的状态现在时、目的状态过去时等九种时态形式。

第七、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书中通常不认为维吾尔语动词有体范畴,近年来,部分语言学家提出应该把维吾尔语中副动词与助动词结合构成的结构看作是体的范畴的语法形式。哈米提·铁木尔则认为,副动词与助动词结合并不构成一个新的动词,也不能构成组词,这种结构既不是词汇单位,也不是句法单位,只能是一种形态单位。这种形态表示与副动词所指行为动作的进行有关的各种情况概念,构成动词的情貌范畴。但是,认为有些情貌形式的意义还没有抽象到只表示一种概念的程度,往往表示几种不同的情貌概念。因而情貌范畴是在维吾尔语中早已开始形成,但还没有完全形成的一种语法范畴。

第八、传统的维吾尔语语法书中,对维吾尔语中与静词连用的助动词的论述不够全面,除了把其中的几个称为不完全动词外,对它们的体系、种类、作用等避而不谈。哈米提·铁木尔认为,维吾尔语中与静词连的助动词有连接静词和动词语法范畴的作用,他将这类助动词称为系动词,并对其种类和语法功能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现代维吾尔语(形态学)》出版后,曾引起学术界的巨大关注,语文学博士、哈萨克斯坦科学院通讯院士、维吾尔学研究所所长,著名的语言学家沙都瓦索夫给哈米提·铁木尔的信中写道:“您对维吾尔语形态学的研究,在维吾尔学界具有很重要的地位,您对许多语言事实提出了新的观点,这非常好!”同时,为了交流观点,他还邀请哈米提·铁木尔去阿拉木图与语言学家们面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民族语言学会理事、中国突厥语研究会副会长,语言学家陈宗振先生撰文写道:“哈米提·铁木尔教授的书中新颖的观点很多,可说是跳出维吾尔语传统语法的圈子。观察分析维吾尔语语法问题,克服以其他语言语法概念套用于维吾尔语的缺点,从维吾尔语本身的实际去找客观规律;因此,他的许多新观点不仅在我国,而且对苏联维吾尔语研究工作均有一定的影响,受到了同行的好评。”

另外,他在维吾尔语语法研究方面撰写发表了一系列研究论文,提出了许多新观点,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关注。主要有《论维吾尔语名词格的范畴》(《新疆大学学报》维文1980年3期)、《维吾尔语的陈述语气》(《民族语文》1982年第1期)、《再论维吾尔语名词格的范畴》(《新疆大学学报》维文1983年第1期)、《维吾尔语语法研究中的若干问题》(《新疆大学学报》维文1983年第3期)、《维吾尔语的助动词及其用法》(《突厥语研究》1983年第二期)、《维吾尔语的叹词及其用法》(《语言与翻译》维文1986年第9期)等。他还参加了《现代维吾尔语正字正音词典》的修订补充工作,为维吾尔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

二、近古维吾尔语(察合台语)研究方面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在近古维吾尔语(察合台语研究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察合台语是新疆和中亚的突厥语言诸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和乌兹别克族从14世纪到20世纪初共同使用的书面文学语言,是现代维吾尔文学语言的前身。在维吾尔族的古籍文献中,用这种语言写成的文献内容丰富,涉及面广。自70年代以来,哈米提·铁木尔在中央民族学院给本科生和专攻维吾尔语的研究生讲述近古维吾尔语课程,并编写出系统的教材。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深入钻研近古维吾尔语,他和阿不都诺夫·合甫拉教授合写的《察合台语》是我国第一部关于近古维吾尔语(察合台语的专著,于1986年正式出版,1990年获国家民委优秀科研成果奖。书中对近古维吾尔语做了较为全面系统的描述,全书共430页、六章。该书绪论中谈到近古维吾尔语的定义、形成、与当时其他突厥文学语言的关系以及该领域的研究状况等问题。第一章论述了近古维吾尔语的基本特征及其与现代维吾尔语的不同之处;第二章全面阐述了近古维吾尔语文字的特征;第三章选登了部分近古维吾尔语文献;第四章是手写体样本;第五章论述了近古维吾尔语文献中出现的月名,用28个阿拉伯字母代替数字读法的名称、回历、公历互相转化等方面的内容;第六章是词汇部分。该著作于1990年被国家民委评为优秀著作三等奖。

他还参加了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编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民族古文字图录》一书的编辑工作,并撰写了该书的“察合台文”部分。他经过长期研究,将近古维吾尔语名著《巴布尔回忆录》译成了现代维吾尔语,并于1992年由民族出版社发行,后来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优秀奖。他还与他人合作转写、翻译、出版了古代维吾尔语文献《真理的入门》、察合台语文献《乐师传》、《两种语言之辨》等文献。他与米尔苏里唐研究员合作撰写了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我们对察合台语的一些看法》(《新疆大学学报》维文1993年第1期),该论文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

三、汉维翻译方面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是我国著名维吾尔族翻译家。实际上也可以说,翻译工作也是哈米提·铁木尔先生生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50年代至90年代的50多年的生涯中,虽然他主要在教学岗位上从事教学和语言研究工作,但他从1954年11月调到中央民族民族学院开始至上世纪九十年代都没有离开过翻译工作,而且还讲授“翻译理论与翻译实践”等课程。

我们有许多学者、教授、编审,他们一方面从事本职工作,一方面又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耕耘不止,始终没有停止民族语文翻译和研究工作。哈米提·铁木尔先生在这方面也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他多次参加全国人大和党代会的翻译工作,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就参加了《毛主席诗词》和《天安门诗抄》维吾尔文版的翻译和审定工作。他还把许多文学名著和电影剧本翻译成了维吾尔文,如巴金的长篇小说《家》、世界名著《鲁滨孙飘流记》、电影剧本《董存瑞》、《母亲》、《水乡春天》、《南岛风云》、《怒海轻骑》、《草原雄鹰》等。他还和中央民族大学胡振华教授合作将《新疆伊犁维吾尔民歌》翻译成了汉文。

据自治区民语委(翻译局)副局长铁来克·伊布拉音先生的回忆,有一次,他与哈米提先生交谈了巴金的长篇小说《家》及名著《鲁滨逊飘流记》的翻译情况,他告诉我,那都是在他在50岁左右时翻译的。他说,翻译的过程本身就是个学习的过程。一篇译作的成功与否,不仅在译者对原文的准确理解,而且还在于对译文语言母语的正确表达。由于维吾尔语与汉语是不同的两种语言体系,所以存在着很大的文化差异。《家》的维译本出版于1978年。《鲁滨逊飘流记》的维译本于1983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哈米提先生说,“文革”期间,几乎看不到外国文学作品。70年代末,由于我国的政治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使我国开始出现外国名著的汉译本,这也是我国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从外国文学名著中译成维吾尔文出版的第一本外国名著。

总之,哈米提·铁木尔先生为我国民族语文翻译事业的发展与民族文化的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四、其他方面的研究

哈米提·铁木尔与吐尔逊·阿尤甫合作转写翻译了维吾尔古文献《真理的入门》,1981年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为《中国百科全书》(民族卷,语言文字卷)与魏萃一教授合写了“维吾尔语”、“维吾尔文”词条;与北京大学教授李祥合编了30万字的《基础波斯语》教材,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为人朴实平和,善于与人合作。他那一丝不苟的严谨治学作风永远是我们民族语文研究工作者学习和追求的榜样。他一生治学严谨,谦虚好学,保持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美德。几十年来他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不同层次的维吾尔语文专门人才,其中绝大部分都已经成为该领域教学和科研的骨干力量;他经过刻苦研究建立起来的学术体系,越来越多地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关注。他的绝大部分研究成果已得到学术界的公认,并被广泛引用。《哈米提·铁木尔论文集》于2006年6月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哈米提·铁木尔先生也被收入《中国现代语言学家传略》(中国语言学会编撰,河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出版)一书。

记得著名的科学家玛丽·居里在《我的信念》一文中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活对于任何男女都非易事。我们必须有坚忍不拔的精神。最要紧的还是我们自己要有信心。我们必须相信,我们对某一件事情有天赋的才能,并且,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把这件事情完成。当事情结束的时候,你要能够问心无愧地说:“我已经尽我所能了”。我深深感到,哈米提先生尽职尽责,为维吾尔语文研究及新疆民汉语文翻译事业的繁荣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哈米提·铁木尔先生,我们永远怀念你!

谨以此文纪念哈米提·铁木尔老师八十五周年诞辰,并缅怀他对我国民族语文研究和翻译事业的功绩。

 

                                                         新疆民汉语文翻译研究中心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乌买尔·达吾提、阿力米兰·艾尔肯整理)

上一条:自治区民族语文翻译上岗资格考试简介
下一条:中国突厥语研究会与新疆民汉语文翻译
关闭窗口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普通高校等院校人文社科重点基地
新疆大学 新疆民汉语文翻译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网站联系邮箱:
xjfanyi@sohu.com QQ:295550269